费雷罗自2017年7月开始执教兹维列夫,在他的帮助下,兹维列夫在蒙特利尔大师赛的决赛中击败了费德勒,拿到职业生涯的第二座大师赛奖杯,年终世界排名也来到了第四位。然而,德国人大满贯赛事的表现不佳,今年澳网第三轮不敌同年龄段的郑泫爆冷出局。

     
一面是耀眼的大师赛战绩,另一面是有些相形见绌的大满贯表现。过去一个周期的四大满贯兹维列夫仅仅拿到325分,最好成绩是在去年温网进入第四轮,然后在一场五盘大战中输给了拉奥尼奇。但随后两次大满贯他都败给了同龄人,美网第二轮不敌丘里奇,澳网第三轮被郑泫”送蛋”击溃,这两场比赛实际上是给兹维列夫造成了不小的打击。如果仔细研究这两场比赛就会看出,兹维列夫仍然未能在大满贯赛场上取得突破的一部分原因:他欠缺丘里奇的”血性”以及郑泫的”稳定性”。

3月1日,兹维列夫在阿卡普尔科半决赛不敌德尔波特罗后,证实了在墨尔本公园的争吵导致了他们的合作关系正式结束,他还表示费雷罗不尊重团队成员。

     
兹维列夫的比赛有时会让人觉得有些昏昏沉沉,他总是盘踞在底线,等待着对手送来机会。而在落后的时候,又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把愤怒发泄在球拍上,兹维列夫的”攻击性”似乎用错了地方。这也常常打乱他比赛的节奏,当状态处在低谷时,还是欠缺顶尖球员那种化险为夷的淡定和自信。

在兹维列夫“炮轰”费雷罗后,这位前法网冠军第一时间进行了回击。费雷罗表示正是兹维列夫的不守纪律和傲慢才导致了自己的离开,“从第一天开始,我就要求他要尊重团队。除此之外,我还要求他要更准时一点儿,告诉他经常性的在训练时迟到20或30分钟是不对的。第一个月时,他更守纪律,也更有礼貌。但当他有更自信时,就不再遵守我一开始制定的指导方针。”

     
毫无疑问兹维列夫是新生代最具有大满贯冠军相的球员,他也被誉为是”男子网坛的未来”。而未来何时才能到来的问题,已经被太多人追问过无数遍。对于兹维列夫来说,只有拿到了大满贯冠军可能才算是真正的突破,没人希望他这样的球员变成一名不温不火的”稳定男”。兹维列夫如果能在大师赛的舞台上继续高歌猛进,或许能让他接下来在大满贯赛场上的表现有所提升,这也是无数人翘首企盼的。

“除胡安?卡洛斯离开了之外,我的团队还是原样。”兹维列夫说,“在澳网之后,我们有过争论。在讨论关于我们两个的内容时,一切都还好。我和其他团队成员也有过那样的争论,我们仍然合作得很好。”

     
当兹维列夫的同龄人还在努力”通向米兰”时,他早已顺利入围伦敦年终总决赛的阵容。所以当人们在讨论兹维列夫的成绩时,更多时候是把他看作是第一集团的选手,而不是一个刚满20岁的年轻人。

虽然结束了合作关系,但费雷罗表示和德国人还是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,“我留下了帮助他赢得他生涯最初的两个大师赛冠军的经验:在罗马,我通过电话给他建议;在加拿大时,我亲自在场,还有华盛顿的冠军,这对我来说是巨大的喜悦。我很少跟媒体谈到,我是个努力工作的教练,我所教授的东西是努力、纪律、谦逊和尊重他人。”

     特约记者伊风报道

目前,德国网球名将亚历山大?兹维列夫结束了和前法网冠军费雷罗的师徒合作关系。令人唏嘘的是,两人结束合作的方式颇为“难堪”,公开指责对对方的不满。

图片 1

澳网不敌郑泫后,兹维列夫在巡回赛的赛场上并没有取得太多耀眼的成绩。德国人还是应该尽快解决这些场外的纷扰,完成从冲击者到被冲击者身份及心态的转变,争取早日在大满贯的赛场上取得突破。

     
在过去十二个月中,兹维列夫收获的4925个积分,有59%来自于大师赛赛场。他在去年获得的罗马和罗杰斯杯冠军是送他进入世界前四的最大”功臣”。拥有两座大师赛冠军奖杯在手,兹维列夫已经足以俾睨一众比他资历更老的球员。而且这一数字极有可能在4月继续被改写,迈阿密决赛他将和美国本土名将伊斯内尔争冠。
 

图片 2

兹维列夫补充道:“那场争论涉及到我的整个团队,在那一刻他对我团队里的每个人都非常不尊重,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要停止合作关系。”